分享在 facebook
分享在 linkedin
分享在 twitter
分享在 facebook
分享在 linkedin
分享在 twitter

弄假成真:深入「深偽技術」的世界及其對品牌的影響

「深偽技術」(Deepfakes)至今已問世多年,主要用於將某人的模樣移植到影片中,透過人工後製呈現「虛擬真人」。這項技術的初期應用大多落於灰色地帶,例如將名人的樣貌移植到不雅影片中,或製作破壞他人聲譽的造假影片等;儘管如此,大量的正面應用案例目前正一一出現在眾人面前。

近期,深偽技術的應用現身於電影產業中。拜其所賜,勞勃狄尼洛能在《愛爾蘭人》中以自己年輕的模樣演出;亨利卡維爾在補拍《正義聯盟:正義曙光》時也運用這項技術改變臉部特徵,移除因別部電影而不能剃除的八字鬍。此外,在《星際大戰外傳:俠盜一號》中出現了1977年原版電影中由已逝演員彼得庫辛飾演的塔金總督、嘉莉費雪飾演的莉亞公主,都是以數位打造的方式在大螢幕上重現。

Appier首席人工智慧科學家孫民表示,「對研究人員而言,深偽技術其實只是個新名詞;電腦圖像及機器學習的專家們,早已開始嘗試以電腦將人類與虛擬世界結合。」

 

深偽技術的發展

深偽技術大約從五年前開始萌芽。從2015年能模擬臉部特徵(不包含牙齒細節)到2017年能捕捉動態並即時再現,孫民認為,現在的深偽技術已進展至人類演員能直接「操控」螢幕上的機器人。發展初期時,需要收集數千個影像才足以打造出電腦模型,因此時常露面的網紅便成為深偽技術的利用目標。不過,這項技術如今已進步到只需單一影像,便能產出深偽模型。

 孫民進而解釋:「這種即時深偽模型會需要一個『操控者』負責演出的部分。而當『演員』的樣貌疊加在操控者身上時,便能打造出其中一種深偽影片。」而對於品牌及行銷人員而言,深偽科技的運用帶來了大好機會。礙於新冠肺炎疫情的限制,名人難以親自出席參與宣傳活動;但有了深偽科技後,行銷人員便能就近雇用演員演出動作,再於後製時將代言人的樣貌植入影片。

透過深偽技術,演員也能與年輕的自己互動。一個近期的商業廣告便將深偽技術運用在《體育中心》的主播肯尼‧梅恩身上。這位60歲的主播在廣告中以年輕的樣貌進行播報,讓這段新聞彷彿是過去的他在對現代事件進行預言。在過去的兩年間,這項技術又大有進展。影片的合成效果幾可亂真,唯有經過訓練的專業人員才能以肉眼看出數位修改的偽造痕跡。

 

可信度及真實性:行銷產業中的深偽技術

深偽科技的效果令人難辨真假,於是有人便對此提出質疑,認為該技術不僅對演員的事業造成威脅,也有損過世演員在人們心中的地位。而行銷人員在應用上遇到的困擾雖看似不同,但卻與上述問題相關。

人們是否能相信螢幕上的角色就是本人?觀眾是否有必要知道代言商品演員的「真假」?如果利用這項技術讓名人說出多國語言,那麼以上問題的答案就顯而易見了。當企業需要全球知名的有力人士為其代言,卻要針對不同市場使用該國官方語言時,深偽技術便能派上用場。在一場國際性的防治瘧疾公益活動中,這項技術成功讓世界聞名的足球金童貝克漢開口說出九種語言。

此外,不僅名牌Dior讓瑪麗蓮夢露「復活」幫忙拍廣告,多芬也曾在多年前請出奧黛莉赫本由此可見,大眾會自行決定相信與否的時機。即使貝克漢不會講某些國家的語言、瑪麗蓮夢露與奧黛麗赫本早已離世都是眾人皆知的事實,人們仍不排斥這些廣告。甚至,深偽科技讓歷史學者得以實現「假如當年……」的刺激計畫。而來自愛爾蘭都柏林Rothco公司的Alan Kelly在得知美國的甘迺迪總統是在演講的路上遇刺之後,他便設法找出講稿的複本,再運用甘迺迪以前的影片紀錄進行後製結合,讓已逝世五十多年的故人能夠以另一種方式完成未竟的演說

 

訊息一致性

雖然深偽技術早期的名聲欠佳,但幸好目前已逐漸擺脫臭名,邁向更為開闊的未來。這項技術能突破語言隔閡及地理限制,從而維持訊息的一致性,而這正是行銷人員及廣告人員多年來所追求的目標。R/GA東京辦公室的Anthony Baker表示:「深偽科技能夠創造出在地化且貼近當地語言的內容,同時帶來輕度的個人化,而無須再為拍攝多種版本付出高額費用。」由此可見,在維持訊息一致性的同時,深偽技術也能使成本大幅降低。

 

以客為本

近來一直有時尚零售業者試圖以虛擬的方式讓顧客「試穿」,讓顧客在購買前便能看到該件衣服穿在身上的樣子。業者也能藉此提供更多的穿搭建議,並為顧客打造更細膩的個人化體驗。而深偽技術的應用不僅如此而已。與其僅使用靜態圖像,不如直接讓顧客進入廣告,以身歷其境的方式體驗商品。轉眼間,顧客會發現打扮時尚的自己正站在明星身旁,在驚嘆之餘,對品牌及商品的情感連結將更為深刻。

至於支援顧客服務方面,近幾年已陸續開發了聊天機器人與語音助手等功能。在不遠的將來,只要開啟視訊通話求助,便會有代言該商品的名人在視訊中回覆顧客,並提供協助。孫民表示,有了原始人物之後,便能操控演員的一舉一動。「最新的方法是,將原始人物的外表與目標角色的神情、服裝及整個背景相疊合。簡單來說,其實就是換臉。比起訓練機器人對演員的樣貌做出反應,不如直接讓人類操控來得更有效率。」

照此發展,下一代的聊天機器人及語音機器人將會具備真人一般的外型,藉此博得顧客信賴。

 

衍生的道德問題

與其他新興科技相同,深偽技術也有遭到誤用的可能。一如斷章取義能完全改變政治人物的原意一樣,深偽技術也能用於竄改訊息,或直接讓虛擬的真人說出假話。諸如此類的騙局,都相當有可能發生。那麼,使用深偽技術的影片是否須公開聲明呢?孫民認為,現在的人們必須體認到影片已不再是可靠的證據來源。這意味著人們必須留意影片的出處,並在分享影片前先思考是否可能受到濫用。幸好,運用人工智慧偵測深偽影片的工具也已陸續開發成功。

而對行銷人員而言,只要在發表含有深偽技術的影片時先行告知,顧客便不會認為自己受到欺騙。雖然深偽科技為人們提供了大好前景,但仍須確認其運用是否恰當,才不會誤導觀眾。同理,出現在深偽影片中的所有演員,也需對影片的用途及其所傳達的訊息心懷謹慎。

 由於這項技術日漸普及,Snapchat和TikTok等軟體公司早已開始考慮廣泛運用之;然而,誤用的風險也會隨之增高。對於這項技術是否能夠交至大眾手中,孫民表示:「既然目前已有人開始打造手機的運用方案,那麼只要有人推動這股潮流,我想這就有可能實現。」

隨著深偽技術日漸唾手可得,相關的應用趨勢也將大幅成長;然而,如同許多新興技術所面臨的處境,務必得經過三思之後再運用這項技術。而企業只要能以明智又坦誠的方式運用深偽技術,便能從廣告、銷售流程到支援服務中,向世界各地的顧客提供個人化及客製化的體驗,進而獲得可觀的效益。

*想了解如何運用人工智慧做出資料導向的決策,進而提高行銷成效嗎?讓我們助您一臂之力!歡迎立即連絡我們,以進一步討論您的專屬策略!

讓我們為你解痛點

還掙扎於不知如何做好做滿你的行銷策略嗎?

你也許也會對這些文章感興趣:

用人工智慧解密新型態廣告詐騙行為

廣告詐騙已經成為全球數位廣告產業最巨大的威脅之一。根據美國全國廣告商協會的統計,估計2017年數位廣告詐騙將造成全球各廣告業65億美元的損失;Juniper Research最近的一份報告也顯示,2018年預計廣告主會因廣告詐騙而損失高達190億美元,這個情況會愈演愈烈,預計到2022年所造成的損失估計將達到440億美元。 事實上,行銷與廣告產業已經花費了大量資源去尋找有效的方法以「減輕」廣告詐騙

金融行銷人不可不知的
三大數位消費者趨勢

現今的金融市場數位化程度相當高,消費者除了能用智慧型手機申請貸款外,甚至只要在螢幕上輕輕一滑,彈指即可投資新興市場。對亞太地區的金融業者而言,要滿足這些快速改變的消費者期待極具挑戰性。除了探討三項關鍵消費者趨勢所帶來的影響之外,本文也會說明金融機構應如何運用人工智慧,藉此超越消費者的心理期待,以增加品牌黏著度並提升轉換率。   1.要求更即時的服務 亞太地區的消費者習慣步調快速的數位生活

為何績效行銷比起過往更被重視?

績效行銷並非新的概念,不過最近的情勢使這項策略變得比以往更加重要。 新冠肺炎(COVID-19)已經造成許多產業損失。儘管世界各國都在努力從大流行後的環境復原,許多公司仍然保持謹慎小心的態度。根據世界廣告商聯合會(World Federation of Advertisers, WFA) 的數據表示,2020上半年中,全球的廣告預算將會下降36%,全年預計下降31%。 廣告預算降低時,你會更期待所

    讓我們為你解痛點

    還掙扎於不知如何做好做滿你的行銷策略嗎?